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华山姐妹在汤池舒适的泡澡(搞姬)

啊,日常吸酥肉……

月白石(四)——end

○私设,ooc,铂金组……
      娜塔将石子握在左手手心中细细打量,口中不停喃喃着:“月白石……阿尔……”
      或许今夜的风被他们吸引,它又返来了。不过这次的风到时有点强劲,即使礼服是羊毛做的,娜塔还是打了个寒颤。
      阿尔瞧见了,靠近娜塔,脱下自己的外套,轻轻地给她披上:“别着凉了。”
      扑通,扑通……娜塔心颤了。
      “琼斯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,我不会着凉的。”娜塔打住他的手,西服从他手中滑落,掉在地面上。
      “……还是没想起来吗?”阿尔有些黯然神伤。
      “琼斯先生,我不知道过去曾和你发生了什么,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现在,我只知道,我爱的只有我哥哥。”娜塔劝告着阿尔,希望他能明白什么。
      你说她真的忘记了?怎会。就在阿尔拿出月白石的那刻,她何不知道这月白石,何没想起她与他的点点滴滴?她什么都想起来了!
      三个月前,阿尔将他们的爱情扼杀,而她又亲手将他们的回忆埋葬,问伊万如何忘记他。
      如今好不容易忘记他了,他为什么还要过来,还要让她想起这一切?为什么?!
      还是要把自己当做棋子吗?
      或许是吧。这次,她不会再犯第二次错了。
      “不,你不可能忘记的。”阿尔拉住她的左臂,难以置信地说。
      娜塔咬唇,追风逐电般用右手抽出卡在大腿上的匕首,将刀刃抵在他的颈前。
      阿尔说:“被激怒了吗?看来你没忘记……那就好,我本就是个死不足惜的人。动手吧。”
      时间仿佛停止了,娜塔定格在那儿。
      见娜塔没反应,阿尔继续说道:“放心吧,来之前我早就准备好了一切。等我死后,会有替身的。但……这要麻烦你把我安葬了,并且立个墓碑。”
      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:“所以啊,动手吧。伊万不会有事的,没人会怀疑他。就当是我运气差,返回时遭遇意外了。”
      他真是宁人捉摸不透……
      阿尔的举动让娜塔有些不安。他虽伤害了自己,可自己不也说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吗?
      娜塔犹豫不决的,她不知道他该怎么做。
      “让我给你做决定吧。”阿尔趁她不注意,反手抓住她手腕,直插他那颗跃动的心。
      “阿尔!”娜塔显得惊慌失措,手中的月白石也掉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 鲜艳的血从他胸口涌来,他也没那么大的力气抓住她。他松开后腿软了,倒在地上。娜塔也跟着蹲下,她泣如雨下,哽咽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哈……”阿尔喘着气,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,“别哭了……你不是,早就期盼我死吗?如愿了……”
      不,不是……我只是希望你痛苦的活着,为什么要这样一走了之?这不是如愿……
      娜塔抓住阿尔的手,泪浸湿了她的眼。就连阿尔在她眼前也是朦胧的。
      “阿尔弗雷德,你真懦弱!”娜塔歇斯底里地喊道。“难道痛苦的活下去不好吗?为什么,为什么要走……”
      她的话让阿尔有些欣慰,他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。他湛蓝的双眸里仍是星辰大海,但那光芒越来越微弱,渐渐地失去了色彩。只留下娜塔口中不停呼唤的他的名字——“阿尔弗雷德”。
      不知怎的,她用尽全力也抓不住阿尔的手,他的手就这样垂在地上……
      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
      娜塔拾起地上的月白石,紧紧握在手中,并拭去残留在脸颊上的泪珠。她吃力地将阿尔扶起向前走,跌跌撞撞的。
      良久,他们才接近花园入口。托里斯瞧见他们急忙跑上前。
      阿尔身上的鲜血及那把匕首,让托里斯感到震惊:“琼斯先生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“托里斯,”娜塔轻声说,“能给我准备个棺木吗?我想……把他带回家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  阿尔,等你回家了,我会在你的墓地旁,亲手种上一大片向日葵。总有一天,你会出现在我眼前,告诉我:
      “娜塔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 ——end。

月白石(三)

○私设,铂金组,含ooc……
      “放开。”见阿尔没反应,娜塔用力从他怀中挣脱开,“我说过,琼斯先生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。何况我爱的只有我哥哥。”
      “伊万,伊万,伊万!你心里就只有他吗!”阿尔被娜塔的一番话刺激,抓住娜塔的手臂说着。
      娜塔厌恶的目光对上阿尔:“琼斯先生似乎很爱‘失礼’啊。上……”
      没等娜塔说完,阿尔迎面吻上。他探出舌头,企图撬开眼前这位似蜜般甜的冰山美人的唇瓣。娜塔想要反抗,可阿尔的力气实在是大,无论如何也不好脱身。
      持续了一分钟左右,阿尔松手,右手大拇指从唇上拂过,勾唇笑道:“今夜这件事,我可不会忘记的。”
      娜塔轻笑,厌恶已经覆盖了她的心。可为了哥哥,为了他的计划,她不能走。
      “真恶心。”
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厌恶我。”阿尔看着娜塔,顿了顿,“不过,这也算一种你记住我的方法吧。”
      说完他转身继续向前走,娜塔握紧拳头跟上。她虽有许多想说的,但还是得憋住。否则哥哥的计划……
      如同阿尔说的,她心里就只有她的哥哥。
      目睹一切的莫格兹朝身边的手下打了个手势,手下点头小心翼翼地朝回走。
      “琼斯这是什么举动?”莫格兹小声问。
      手下们皆摇头。谁也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有何过节,也不知他们二人所想。
      莫格兹长叹一口气,吩咐手下们往前追。或许,我该出去下。不管怎样,也得让娜塔小姐安心吧。他转身小跑到一座雕塑前,转动雕塑后的机关,一个暗门出现在了他右侧的墙上。他便顺着这暗门快速跑着。
     “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啊。”莫格兹边跑边说道。
      走了会儿,阿尔扭头看向娜塔,轻唤着:“娜塔。”
      “琼斯先生又有何事?”娜塔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,在夜月的光辉下闪闪发亮,美得不可思议。
      “人们都说我的眼里有星辰大海,对吗?”阿尔问道。
      娜塔点头:“是。”
      瞧见娜塔点头,阿尔心里倒是放下了石头,瞬间感觉心情好多了。他继续说道:“其实这星辰大海的,是我眼里映着的你的眸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娜塔只是沉默。
      他其实早就知道她会这样,毕竟自己刚才对她那样。
      “还记得那株向日葵吗?”阿尔问。
      向日葵,什么向日葵?……有什么关系吗?娜塔心中有万个疑问。她说:“哪株?”
      “我家那株。”阿尔说道,“六个月前,我们一起种的。”
      他家,我和他一起种的?!这怎么可能。我们今日才见面不是吗?娜塔心想。
      “啊,我忘了你失忆了。”阿尔继续说。“还记得我们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我什么时候失忆了?”不等阿尔说完,娜塔便打断了他的话。“琼斯先生怕是记错了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兴许吧。”阿尔仰望着灿烂星海,“你做的情人节巧克力的味道,真让我难以忘怀。”
      “娜塔小姐!”莫格兹在远处喊道。
      二人听见声音,寻声找去。莫格兹小跑到二人前,手中拿着一把长剪子——那是园丁修剪枝叶用的。莫格兹为了掩饰,就在穿过暗门后顺手拿了。
      “莫格兹,有什么事吗?”娜塔问道。
      莫格兹扬扬手中的剪子,回答说:“啊,娜塔小姐和这位先生。前几天有几位先生送了伊万先生几株新植物。他今日吩咐我们建个新温室花园的。所以小姐和这位先生不能往前走了,实在是抱歉。”
      娜塔领会到了他的意思,柔声说:“没事,你也辛苦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几株新植物吗?我倒好奇是什么东西。既然前路不通,回去便是。”阿尔牵起娜塔的手。触碰的瞬间,她滑嫩的皮肤刺激着阿尔。他多么想占有她,让她的心,大脑就只有“他”!
      总有一天,他会是她的全部,她的全世界。
      莫格兹看着二人的背影,将剪子放在一旁的花丛中,拿出特制的手机,将他今夜经历过的一切,用文字记录下,并发送给托里斯。
      “撤退。”莫格兹发出命令。躲在不远处草丛的手下们纷纷点头,随着莫格兹快速离去。
      就在莫格兹撤退后不久,阿尔将手揣进外套的口袋,拿出一枚石子。
      “喏,月白石。”阿尔摊手,石子在他手心里,正映着月光发出柔和的光。
      “白色的。”娜塔说。“这就是月白石吗?”
      阿尔点点头:“向日葵不记得,情人节巧克力不记得,刚提起它的时候你也不记得。但现在看见了,总该记得了吧?若在不记得,那便是伊万的药了。”

月白石(二)

      “真是不知他们在干嘛。”伊万看着二人旋转的步伐,叹气。“托里斯,你在这里看着他们,我去研究室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好的先生。请您放心,一有什么情况我会叫莱维斯通知您的。”托里斯说道。
      伊万微点头,朝身后的酒桌走去,拿起一瓶伏特加和一只高脚杯,将它盛满转身递给托里斯。
      “犒劳犒劳自己吧,盯着他们也是很无趣的。”托里斯接过酒杯后,伊万拍拍他的肩,“好了,这里就麻烦你了。”
      托里斯朝伊万微鞠躬,起身后只见伊万朝着一侧的走廊走去,渐行渐远。
      “如果和你在舞池中央跳舞的是我就好了。”托里斯的目光重回到娜塔身上,自言自语道。
       可惜啊,这世上没有如果。
      “但有梦啊。”托里斯将伏特加一口饮尽,念叨着。“在梦中,我还能目睹你为我穿上白色的婚纱,和我到这神圣的教堂宣誓。”
      半晌,二人将思绪拉回来。当大海与那闪着紫色亮光的星对视,阿尔闭上眼睛,感叹:“娜塔小姐的眼睛,可谓是仙境。”
     “不,琼斯先生的眼睛含着浩瀚星海,那才是仙境。”娜塔平静地说到。
      “呵。”两人又是四目相对,阿尔渐渐放慢了步子,“话说娜塔小姐,刚才我们出神那会儿,可是又跳了一曲。现在这曲也要结束了,等结束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吧。”
      娜塔蹙紧眉头,咬唇说:“什么地方,琼斯先生想带我去哪儿?该不会……是为了挟持我,好方便你威胁我哥哥吧。”
      听到这话,阿尔不禁失笑:“娜塔小姐的想象力真是丰富。只不过是带你去个关于月白石的地方。”
      月白石?!娜塔突然怔住了。
      “咦,娜塔小姐?”看见娜塔停住舞步,阿尔疑惑地问道。“怎么不跳了?”
      “没什么。”娜塔低头小声地说着。“琼斯先生,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      在远处观望的托里斯瞧见娜塔的举动,放下手中的高脚杯,命令灯光师将灯光散开,音乐也换成了别的欢快节奏的,唤来莱维斯吩咐他叫客人们随意欢舞,随后快步走来问道:“娜塔小姐,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阿尔伸出左臂将娜塔拥入怀中,右手轻轻放在娜塔后脑:“托里斯先生,娜塔有点累了,让我带她出去走走吧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起初托里斯有点生气的,但毕竟是伊万先生的“客人”,也为了伊万的计划,他还是沉住了。无言看向娜塔,以为她会说出什么,结果只有沉默。
      啊,差点忘了,娜塔小姐是要拖住琼斯的。托里斯心想。
      那就让他们去好了。散步而已……娜塔,最近心情很不好啊。就算我不能陪她,找个人代替也好。等会派几个人暗中监视算了。
      “既然娜塔小姐没意见,就去吧。还劳烦琼斯先生多多照顾她。”托里斯说。
      “那是自然。”阿尔拥着娜塔,脸上的笑容犹如百花绽开般灿烂,“托里斯先生还请转告伊万先生,让他不必担心。娜塔会在我这里享受段美好时光。”
      说完,阿尔便领着娜塔朝花园走去。在他们与托里斯的距离约七米的时候,托里斯唤来莱维斯,叫他去研究室跟伊万通报。自己便召集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。
     “跟上,”托里斯下令到。“你们该知道规矩。”
      那几位西服男子纷纷点头,速速离开托里斯的视线,追上阿尔及娜塔。
      与此同时,他们两个正慢悠悠地漫步着,阿尔还哼着小曲。
      转了将近一圈,虽有阿尔哼曲子营造氛围,可在娜塔那儿始终是沉重的。
      “不是去有关月白石地方吗,怎么来这?”一路上沉默的娜塔终于开口,她实在是想不出他要干什么。“难道这和那东西有什么联系吗?”
      阿尔摇摇头,勾唇一笑:“没有哦。只是没来过这里,想看看伊万那家伙的花园罢了。”说完,阿尔便向前走去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娜塔心中有些不悦,可她还是要克制自己。毕竟琼斯这人的心,她看不透也猜不透。她只得跟着他走,才能知道关于“月白石”的消息。
      托里斯派的男子首领叫莫格兹,是伊万家文武双全的人之一。他们追到离娜塔,阿尔仅仅三米的范围,莫格兹摆手,手下们便分散开各自找掩护以便观察。
      微风迎着二人的面袭来,阿尔停下转身歪头看向走在后方的娜塔—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啊!”思考让娜塔并未注意到阿尔在前方停住,直撞他怀。
      “想不到娜塔小姐这么喜欢我。”阿尔抱住娜塔,坏笑说。
未完待续
(其实已经写完了不过很久没上lof。)
(ooc私设幼儿园文笔。)

月白石(一)

·幼儿园文笔
·有ooc
·私设
·主铂金组(含病娇兄妹组)
    “呐,美丽的小姐,我可以邀请你共舞吗?”阿尔身着西服,微弯45°身,勾唇一笑,朝眼前穿着一袭米白蕾丝裙的少女伸出左手。
      少女并未理会他,眨着那双紫色的似映着星辰大海的眸子,转身便朝着不远处的伊万走去。
      瞧见少女离去,阿尔健步走上前,拦住她的去路:“似乎小姐很不喜欢我?”
    “谁会喜欢监视我哥哥那么久的怪人?”少女冷哼一声,准备从阿尔旁边走过去。
      阿尔似乎察觉到了,拉住她的左臂唤着,“娜塔,”只见娜塔一脸不悦,急忙松手“……抱歉,是我失礼了。”
    “那还请琼斯先生以后多注意了。”娜塔微微点头,擦肩而过,“嘛,琼斯先生对我而言,可没有什么吸引力。”
      阿尔沉默不语呆在原地,待她走到她哥哥旁,方才转身看向他们。
    “呀,琼斯先生!”伊万突然说着,拉着娜塔朝他走去,“想不到琼斯先生也有这雅兴,参加舞会啊。”
    “伊万先生的邀请,我怎会不来呢?”阿尔笑道,忽然,他那双湛蓝的眸,望向那身着米白蕾丝裙的少女,他眼里的温柔似乎全在她的身上。
    “不知琼斯先生今日是否找到舞伴了?”伊万问。
      阿尔并未回复。
    “琼斯先生,我哥哥叫你。”娜塔蹙着眉,语气略有些不耐烦。
    “啊,”阿尔回过神,“真是抱歉,刚被娜塔小姐的美貌吸引得出了神。这身衣服真是适合你。”
    “琼斯先生谬赞了。”娜塔右手挽着伊万,紫色的明眸弯成月牙,对着伊万微笑。“裙子,是哥哥送我的。”
      阿尔拿起左拳,距唇瓣约1cm,轻“嗤”一声说:“娜塔小姐可真像个孩子一样可爱。”
    “既然如此,琼斯先生何不和舍妹跳一支舞?”伊万将娜塔挽着自己的手,从左臂上轻轻拿开,朝阿尔示意。阿尔扬起薄唇,将右手摊开,伊万便将娜塔的手轻搭在他手心上。“娜塔,好好和琼斯先生享受这美妙的音乐吧。”
    “哥哥……”娜塔看向伊万。
      伊万挥手,柔声说:“不用担心,哥哥会和托里斯,莱维斯在一起哦。”
      阿尔牵着娜塔朝舞池中央走去,当他们站在舞池中央时,音乐停下,聚光灯也聚拢在他们脚下。阿尔朝着远处的伊万看去,四目相对,各持微笑。阿尔对娜塔行礼:“娜塔小姐,不知《华尔兹圆舞曲》你可熟悉?”
      娜塔回礼,左手搭在阿尔右肩上,阿尔的右手扶着娜塔的纤纤细腰。两人的另一只手与对方十指相扣。娜塔注视着眼前人,说:“真是没想到,琼斯先生喜欢这曲子。”
    “啊,我只是觉得这首曲子是为你而谱写的。”阿尔回复道。
      不知是默契还是什么缘故,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《华尔兹圆舞曲》,谢谢。”
      娜塔咬唇,神情不悦。阿尔倒是一脸喜悦。
      他那颗真挚的心喃喃着:娜塔,这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。自我第一次见你起,我的双眸就只属于你了。你可知,我有多么想占有你。——但为什么,你的眼里只有他……
      想到这儿,他表情复杂。眼前那朵“蔷薇”注意到了,歪头轻声说:“琼斯先生在想什么呢,快跟不上节奏了哟。”
    “……娜塔,你可还记得月白石?”阿尔问道。
    “月白石……那是何物?”
    “罢了,当我没问。”
      疑惑填满了娜塔的心,细想:这话说出必定是自己遇到过的,可为何我搜寻了所有记忆,完全没有它的存在?……阿尔,你说这话究竟何意呢?
      真是令人捉摸不透。早在他和伊万冷战时期,娜塔便注意到了他。她四处打听着他的信息,纵使从他人那儿了解到他的喜好,记事,每当遇见他时,她也从未彻底看透他。他那湛蓝的双眸确有星辰大海,可在那些景物背后的,她看不见,也不知道。如同她也看不清哥哥和自己一样的紫眸。
      阿尔也心不在焉的。他不敢相信娜塔已经忘记了月白石。但她似乎就这一处变了。她还是那么喜欢她哥哥——伊万。她还是他初见她时那冷酷模样。
      月白石,可是我们的信物啊。说好的,约定的信物……
      他们在外人眼里,就似一对合作多年的搭档,一对默契的表演者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,在场的诸位都对他们投以惊讶及喜悦的目光。可两人并未在意这个,他们都心有所想,并陷在那儿。
      音乐停住,二人却并未听见,继续在哪儿跳着。伊万见此叫托里斯放下一曲,这才缓解了尴尬。

未完待续。

小可爱们好,这里是黑塔利亚/aph铂金组专属墙。
墙号1597126013
铂金组就是白鹅和老米的组合啦,也叫米白「敲黑板」
虽然吃这个组的人比较少,不过希望日后有更多人吃吧!!

建墙时间:2017.7.26
不接受重墙!!「划重点」
投稿时间不定。emmm早上要看分机们起床时间了。「一般早上都嫂子吧?有时候是楠总」
目前俩个分机。招人!!!
分机1:楠总「修仙之人,早上睡觉!!」
分机2:嫂子「通常白天都在」

接单范围:
1.只接与铂金组相关的单子!
比如画稿啊,文啊,手书啊,mmd,表情包等等。
但是一定要授权!!看到没,授权!「如果是自己的就不用啦」
2.单子都要经过审核的!!不要走心单子!!!
3.一般单子默认匿名。如果不匿要说哦!!切记!!!
「一般都是@,也可以附上自己的二维码」
4.不接纯扩列。「比如只有扩列这种没铂金组相关的」
5.临摹,改图要授权或标明附上原图。「最好还是授权」
6.请一定要尊重下单的人er!拒绝ky!拒绝撕逼逼!
7.盗图/文,二改,描图等等,请一定要私聊墙er。
若发现了以上的,墙er会删单,且不再接受此人单子。
8.墙er有时候可能不会第一时间回复单子。请小可爱一定不要急!!墙看见了会发的!!!
若超过3h没有小可爱的单子,请一定再戳下墙。「不是qq自带的戳一戳啊喂!当然qq电话什么的也不接!文件格式也不接!」
9.文单可以有ooc。但不能严重。字数400+。玩梗请附上原梗。拒绝抄袭。私设请标明
10.画单完成度请高点,用心。过于潦草的草稿不接。画面需保持整洁。手绘拍图请拍清楚点。图片模糊的不接。私设请标明。

欢迎找墙玩啊比如打游戏啥的哈哈哈哈「pia」
感谢看到最后的你♡
可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也请你多多提出♡

以下为墙qq二维码。